188bet体育_188体育投注@

图片

欢迎您访问188bet体育_188体育投注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文化艺术 > 文艺动态
 
《落下闳》 四川科学家的人生传奇
发布日期:2019-09-16 16:26   发布机构: 市文广旅局科宣处   浏览次数:
〖字体: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打印本稿〗〖 关闭

皎洁银河,有一颗“落下闳星”永恒闪耀;璀璨舞台,有一出川剧正在传唱科学家精神。

从阆中到长安,从十二时辰到二十四节气,斗转星移,舞台乾坤,落下闳从两千多年前的西汉长安翱游到了成都锦城艺术宫的戏剧舞台。川剧《落下闳》以新鲜出炉的舞台艺术形象,让中国古代天文学家——“春节老人”落下闳,在川剧舞台上“活”了起来。

天上的“落下闳星”永恒不落,舞台上的“落下闳人”从无到有,集编剧、导演、主演于一身的蔡少波,也集落下闳、望天猴和“浑天说”于一体,川剧《落下闳》编剧笔触朴素而深情,导演手法传统而新颖,唱念表演戏谑而又传情,雅昆与俗灯同唱,音乐动听,舞美设计淡雅写意,奇幻与浩渺兼备,化妆服装造型唯美清新,为观众带去精彩呈现的观剧体验,成功塑造了一个川剧舞台人物形象。落下闳,一个西汉时期的天文学家,一个智慧的乡村邻里、一个另类的朝堂士大夫,一个埋头算时算令仰天观气观象的“望天猴”,一个能从对手身上的皮袄悟到自己学问错处,并且知错即改的“一根筋”。在川剧舞台人物形象的宝库中,从此有了一个四川籍科学家,有了一个落下闳。

川剧《落下闳》以剧中主人公落下闳为剧名,实际上就表明了这既是一台新编古装川剧,也是一个科学家的艺术传记。编剧蔡少波、吴泽地(执笔)紧紧围绕落下闳入长安事君,修改历法,创《太初历》这一核心事件,透过其改历进程中跌宕起伏的人生际遇来塑造人物形象,表达人类共同情感,传递科学精神。其创意和构思是可行可取可赞的,特别是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大胆展开艺术想象,不仅虚构出了落下闳的“爱情”——幺女子腊月,而且巧妙运用浪漫手法,让落下闳在舞台上与自己未来的儿子展开亲情对话,从另一个侧面体现和讴歌了科学家精神代代传承的主题。由此,我们就在川剧舞台上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深情厚谊,多面、丰满、立体的古代科学家艺术形象。

编导合一,同时还是主演,川剧《落下闳》自然会打下浓浓的蔡少波的艺术烙印与风格个性,正剧喜演,寓教于乐,正是有了导演环节“群丑拱月”的二度创作,川剧《落下闳》这样一个正剧题材,才在演出进程中带给了观众不断的喜悦和欢笑,观剧体验是轻松、愉快和欢乐的,从全场自始至终都洋溢着欢声笑语的剧场效果看,导演是成功的。

导演蔡少波、蔡雅康、毛庭齐,三驾马车携手创作,春陀、鬼精灵、四名士、六丑共同献艺。“无丑不成戏”既是川剧的传统,也是蔡少波导演作品的个性,四个丑角一台戏的范式,在蔡少波导演的《爱情天梯》中的四个轿夫身上能看到身影,在小剧场川剧《卓文君》中也能从蔡少波扮演的丑角中看到这一个性,川剧《落下闳》一剧中的春陀、四名士和娃娃丑鬼精灵基本承包了全剧的笑点。“没得人想跟倒你操”“瓜得来出不赢气”“一晚黑没啄瞌睡”“科学有风险、不要乱发言”“尬聊”等穿越千年时空的台词不时蹦出,烙下了全剧的正剧喜演风格。

丑角四名士,无论是语言风格还是音乐形象都很有特点。

从两场演出中观众看得津津有味、笑声不断的剧场效果来看,成都市川剧研究院的中青年演员们的表演是出彩的。

领衔主演蔡少波的表演,雅处有书卷气,俗处接地气,声腔传情、形神兼备,朴实中见升华,儒雅中显憨直与纯真。

梅花奖演员王超扮演的汉武帝,在剧中戏份不多,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对落下闳的命运有着绝对主宰和引领的重要角色,王超演来恰到好处,小生演员唇红齿白、形象俊朗,一代帝王,器宇轩昂。宽大袖长的朝服帝袍,威严之下藏仁政。

马丽和刘漫扮演的腊月、母亲是该剧一群男角中的两抹亮色,马丽扮演的腊月造型唯美,表演细腻,唱腔动人,马丽的表演犹如万绿丛中一点红,撑起了旦角在全剧中的表演内核。台下的马丽低调随和,台上的腊月勇敢直率,马丽的腊月形象丰满、人物立体。刘漫扮演的母亲出场时间短,但给观众留下的印象深,外形好,情感真。

孔刚和周礼兵扮演的司马迁、谯隆中规中矩,陪衬不抢戏,表演与剧中人物所处的特定位置名实相符,衬起了主角落下闳的出彩表演。

自然,优秀青年丑角演员薛川扮演的鬼精灵,彭凌扮演的春陀和陈作全、姚建、邓方国、陈而刚扮演的四名士最值得点赞,他们是全剧的幽默因子。他们的表演收放有度,俗而不媚。薛川扮演的鬼精灵,机趣聪颖,头戴“孩儿发”,身着书童装,川剧传统娃娃丑、娃娃生的表演程式在鬼精灵这个角色身上都有继承运用与展示。

“雅不过昆,俗不过灯”,说的是昆腔大雅大俗,灯戏大俗大雅,川剧《落下闳》的音乐雅与俗、昆与灯,宫廷与民间相互融合又各自成章,幕前和幕尾曲,古朴的昆腔婉转悠扬,四名士“载歌载舞”时的灯调谐趣欢畅,而落下闳在“问天负荆”一场中的高腔也悦耳动听。著名川剧作曲周玉的音乐唱腔设计个性鲜明,好听传情。

融会了剪纸、水墨风格的舞美淡雅、隽永,简洁而又不失大气,更为难得的是,简洁的舞美设计为演员的表演提供了左右逢源的用武空间,使得该剧无论是在巴郡阆中(今四川阆中)的山野乡间、京都长安的朝堂宫殿,关押囚犯的黑屋天牢,还是遥望星空的广袤大地,戏曲“人随景移、景随人走”的自由时空都给了演员们一个又一个“歌之舞之足之蹈之”的表演空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该剧舞美在表达剧中另一个有关星空元素的内容时,运用现代全息声光技术,在有限的方寸舞台间营造出了一幅无边无际的浩瀚星空图,当繁星点点的星空图如天体运行般在观众眼帘下缓缓流转时,“浩瀚穹宇,日躔月离,河汉间映照着生生大地”,古朴而浑厚的昆曲音乐背景下,蔡少波扮演的落下闳屹立在星空图下,一往情深望向星空。我们知道,那颗被命名为“落下闳星”的璀璨星星,此时也一定耀眼地流转在那幅唯美而又空灵的星光图中。舞台上落下闳的人物形象、星空图中繁星点点的“落下闳星”,与每个观众心目中已然刻下印迹的四川古代科学家的艺术形象,三位一体,同场共鸣, 盈盈一水间,艺术智慧经天纬地。

“星光灿碧沉沉万籁声静,望银河映舞台点缀双星”。科学的星辰、川剧的星辰在同一方舞台,共同演一出“科学与艺术”,共同唱一首“天地之间上下求真理”。皎皎银河,星辰灿烂,川剧舞台,星光闪耀。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资讯